朗照

昨日于众目之下,没办法在昨日而亡。

[辫林]难为(中)




张云雷✘郭麒麟




其实自从那天接到烧饼电话,郭麒麟便想着去天津。


回北京,他得躲着张云雷,因为怕自己一开口,就再也不能回头。


他一向善于压抑自己,毕竟能真正减下肥的人,都懂得控制。


连爱情也不例外,对着张云雷,他一忍便忍了这么多年。


当朋友好,亲戚也好,哪怕到最后成了陌生人也好,他都不想把张云雷拖到这条路上,这条路太难走,况且,他连张云雷愿不愿意跟他走,他都不敢确定。


有太多的目光在盯着他,声色犬马,风花雪月,这些他都不能放纵自己。他背负的太多,太重,有时甚至忘了自己不过二十几岁。






“那个,大林没来啊”


“没,我给他打电话了,他说拍戏。”


哦,拍戏。


呵,张云雷心里一沉。


他怎么就忘了,郭麒麟从来敏感又细腻,会看眼色,又打小明白人情世故,更何况,他俩认识了那么多年。


他怎么会不明白?


那些依靠,那些言语的亲昵,眼神流转的旖旎。


他怎会看不出来?


他只是,只是,不喜欢你。


因为不喜欢,所以他躲着你。


怪不得,两个月了,他和阎鹤祥一起看过话剧,和烧饼一起去了健身房,甚至还去看了场七队的演出……


唯独自己,两个月,没见过他一面。


他先前想着,他可以一辈子不跟郭麒麟说,因为他怕,他失去不起。


可是,他没想过,郭麒麟能看出来。


他那点荒谬的心思,清清楚楚被人看的一干二净,甚至拒绝的那么难堪。


他自以为的不打扰,终究还是给郭麒麟造成了困扰。






郭麒麟想着,回吧。


一直躲着,也不是个事。


父亲已经问他什么时候完工了。


他搜肠刮肚想出来的主意逃不过父亲的眼睛。


他也想明白了,在台上那么多年,十分话,八分假,他没皮没脸的混着,真的成了假,假的成了真。


至于心底那点空旷,只要他不去想,又有什么关系呢?


他的心魔,隐秘的渴望,青春岁月里混乱迷离的记忆。


都烟消云散吧。






郭麒麟觉得自己做错了一件事。


他今天不该去吃饭,更不该不拦着他们喝酒。


更不该嘴快答应送张云雷回家。


不幸中的万幸就是,张云雷喝醉了,不省人事的那种。


行吧,还不算太尴尬。


否则他前些日子给自己做了那么多的心理建设,今天一见他,开口就得化为泡影。


电梯里的人有些多,挤得郭麒麟喘不太上气。


张云雷比他高点,虽然比他瘦,但也有点招架不住。


带着酒气的气息吐在他脖间,滴酒未沾的他竟然觉得有些微醺。


抗一个比自己高的人实在太费力气,等到把张云雷放到沙发上时,他腿已经有些打颤。


郭麒麟想,我为着你,思绪纷杂,优柔寡断,心已经累的不行,如今,你不仅折磨我的心,还折磨我的身体。


哪有这样的道理?






嗨呀,那也总不能把他就放沙发上。


郭麒麟认命的扶起张云雷,向后转的时候,不小心碰到了茶几上的杯子,赶紧去扶,却忘了手里还揽着张云雷。


被张云雷脚一绊,郭麒麟直愣愣的跟着一起跌回沙发里。


等到他回过神来,已经和张云雷脸对脸的压在一起了。


郭麒麟只觉铺天盖地的醉意袭来,他盯着那张脸,心神摇曳,鬼使神差的上了手。


很烫,烫的心都有些颤抖。


张云雷醉的并不踏实,许是感觉到了痒,便挥手去拍。


郭麒麟怕惊醒他,连忙起身,落荒而逃。


关上张云雷的门,他忽的感觉心底一片荒凉。那点浓情蜜意,温柔遣倦的假象消失,一瞬间只剩下万分的尴尬和后怕。







[辫林]难为(上)





张云雷✘郭麒麟




    “没有,那哪能……我这真走不开。哎呦,我的好哥哥啊,我要是能去,我都不用你问我,指定自己麻溜利索就去了,你可别为难我了,成吗?”


     “嘿,你这一天天的,咋就这么忙,今年你那不是封箱了吗?”


     “倒是封箱了,可我这戏出了点问题,还得再拖几天,这不凑巧,可是给撞上了,整得我侄子满月酒都喝不上,等我完事之后,指定头一个上您家。”


      “你少搁那贫,得了,你嫂子叫我,我先不跟你说了。”


      “诶诶,行,饼哥,你先忙着去吧!帮我向嫂子问个好。撂了嗷。”






     郭麒麟撂了电话,看了看四周,还颇为心虚的摸了摸鼻子。


     其实他两天前就杀青了,在酒店里,那是不挪窝的整整躺了两天。


     他是真想回去啊,这再好的酒店也没有家待着舒服。况且他一年之内能真正回家的日子也不多,总是全国各地的瞎窜,有时还要出趟国门。




     可是啊,他不能回去。




     他一回去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和张云雷碰上面,躲得过初一,躲不过十五。与其躲着躲着被他发现,索性,不如不回去的好。


     他这样想着,手指却忍不住点开相册。


     仔细看看,才发现他和张云雷的早些年的合照是真多。


      郭麒麟有存照片的习惯,即使手机换了又换,照片他也还是不厌其烦的一遍遍重传。


      他舍不下那些记忆,更舍不得人。


      照片里的他俩之间的距离近的不像话,有一起年少时的吵吵闹闹,有一起非主流时的嘟嘴卖萌,有长大后一起表演的合照……


     那时他们亲密无间,勾肩搭背,不分彼此,即使张云雷因为倒仓离开了几年,也丝毫没有影响他们的关系。


    张云雷在回玫瑰园的那一晚,还是堂而皇之的睡进了郭麒麟的房间。




     可是,郭麒麟想,他们从什么时候开始,开始变了样的呢?


     是他成了四队的队副,而张云雷成了八队的队长?


     还是他搭档了阎鹤祥,而张云雷也有了杨九郎?


     不,不是,没那么早。


     那之后好久,他们俩还是关系好的不得了,好似真亲人。


       那是什么时候呢?


      可能是他俩都有了自己的专场,开始各自的巡演,一年之内见面的机会变得少了又少。


     有时,甚至一南一北,隔出几千里。


     有时,一个地方,他前脚走,自己后脚去。


     也许,有些事是注定的。




      张云雷揉了揉自己的腿。


      这几天下雨,他的腿总有些隐隐约约的酸痛。


      一六年,他从南京南站失足滑下,即使当时得到了好的救治,也不可避免的留下了些病根。


     那场事故给他的压抑不亚于少年时的倒仓。


     他碎了一地的躯体拼好了,心里的结却死也解不开。


     那种再也不能上台说相声的恐惧,他经历了两次,次次锥心又刻骨。


      可他不能倒下。


      他有父母,有师傅,有搭档,有爱着自己的观众。


      那些担忧,关怀,使他不能放纵自己活在惶惶不安,前途一片迷茫之中。


      振作,是他唯一的出路。


      很多人说他仿若重生。


      一次事故之后,表面上,他比以往稳重又坚韧,可心里却没有光亮。


     那是艰难的几个月,但他一转身,看到那个人,便觉得心里有了些许依靠。




       郭麒麟之于他,是师父的儿子,是自己的干外甥,是年少时跟在自己身后的小胖子,是他好几年的“床伴”……


     也是那个时候,自己心中的方向。


     早在那个时候,他就知道自己对于郭麒麟存着什么心思。


      只是,他们的关系太好,好的他迷了眼。


      那些言语上的调侃,肢体接触的和谐,竟然让他觉得一切理所应当。


      直到那天。




       他偶尔也会看看综艺采访什么的,主要是自己师父的,师兄弟的。


      平日里说相声也好用他们砸个挂,逗个乐。


     恰巧看到了郭麒麟的一个新采访。


     张云雷还正想着,他这嘴碎的毛病真是一如既往,就听到相亲这两个字。


      猝不及防。


      呵呵,他怎么就忘了,郭麒麟总有一天也会结婚,生子,就像九郎,像烧饼,像所有人一样。


     他被自己的思维搞昏了头脑,以为自己当真可以和他天长地久。


      只可惜,错的太离谱。






      后来他想,郭麒麟,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生活。


      然后自己第二天一起床,好似忘了所有。







[辫林]岁月不饶你





张云雷✘郭麒麟




     郭麒麟一进门,就听到包装袋哗啦啦的声音,往客厅瞅瞅,也没看到张云雷,心想这人又忙活什么去了?


     他放下钥匙,脱了外套,看了一圈,想了想往厨房走去。


     进了厨房,这一看,可了不得。


     那小张老师正踩着个椅子,在那上边的橱柜里够白砂糖呢。


     这一下子给郭麒麟吓够呛,“呦呦呦,您可快下来,再闪着您腰。”


     “行了,我还没那么脆,就够个糖,要不了命。不过也是,你这糖这也放的太里面了,够了我老半天,费死劲了。”张云雷好不容易把糖拿出来,往郭麒麟一递,说着便要蹦下来。


      郭麒麟一看,赶紧把接过的糖放一边,扶着张云雷下来。


      “哎呦,甭犟啦,您这下来都颤,下回还我上去够吧。”郭麒麟没好气道。


     张云雷也不愿跟他掰扯,知道他是为了自个好,倒也没说什么。



     “诶,对了,你今天怎么那么早回来啊?”往常郭麒麟去晨练可要八点多才回来,怎么今个回来那么早?


      “今早走的时候没看天气预报,这外面可比昨个降了好几度,风还不小,我那外套也不薄啊,那都快给我打透了。”一想今早那温度,郭麒麟还打个冷颤。


      “也是,这两天越来越冷了,要不你就别去了,家里也有跑步机,实在不行就去健身房吧。”


      “成,要不您明个跟我一起去,再约上饼哥?”


     “得得得,你要约他,我可不去,好家伙,他那一身腱子肉,回回瞅我,回回笑话我。”


      “行,那就咱俩去。”



     郭麒麟是个易胖体质,少年时候,没想那么多,吃就吃了,胖也是真胖了。到了岁数,也知道不好看了,也听着老有人拿自己体重说事了,心里一狠,说什么也要减肥。


     可增肥容易,减肥难。那时候他也是真真是长身体的大小伙子,一顿吃不饱都饿的心难受,更别提顿顿都吃不饱。


     那能怎么办?


     挺着呗。


     郭麒麟这肥减得也不容易,断断续续好几年,可算有了成效。往后他也不敢多吃,也总去健身房。


     近几年来,得了空休息在家,他就晨练去。



      也是近三十的人了,体重可得控制好。



     今年郭麒麟封箱早,十一二月的时候还有个戏要开机,他给自己空了个十月,休息休息,再上手点公司的事。


     郭德纲有心锻炼他,他终归要接手公司,早上手也好。


     张云雷这月可没这么清闲了,他今年还有两三场巡演,杭州一场,青岛一场是确定了的,这月下旬他就得去杭州。



      可真是闲不着,昨天他刚从天津回来,半夜到的,郭麒麟去接的他,瞅着是又瘦了点。


       今早郭麒麟看他睡的熟,也就没叫他。


       三年前,他和张云雷算是彻彻底底住在一块了,也算是有了个小家,偶尔两人也一起去玫瑰园看看。



      一六年八月,南京南站,相声演员张云雷从北广场的二楼送客平台,给大家表演了一场无水跳水运动,后果是拖着个半拉零碎的身子在医院呆了好几个月。



      他这“惊天一跳”给自个整个半死,也给大家伙儿吓个半死。


      郭麒麟当时接到消息,愣是半天没回过来神。


     这两人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藏久了,张云雷这一受伤,倒是给心里开了闸。



     互诉衷肠,执手相看泪眼?


     那倒不能。


      郭麒麟紧赶慢赶到了医院,好不容易等到张云雷清醒,劈头盖脸一顿骂,“傻啊,您以为那是台阶呢,说蹦就蹦?十米,您这技术可真了不得,难为您屈身德云社了,您这应该是国家一级无绳蹦极运动员啊。”


      张云雷好不容易清醒,郭麒麟嘴碎,语速还快,说的他一阵阵发蒙,“行了,我那就是喝多了,没看清,没事,死不了啊,放心。”


      “可是死不了了,半拉身子都碎乎了……”


       张云雷一听他这又要说个没完,赶紧认怂。“诶呦,我这刚醒,难受,你让我歇会。”


       郭麒麟看着看着,眼眶就红了,一听他说难受,更是心疼,眼泪说着就要往下掉。


       张云雷一看不好,忙用没打吊瓶的那只手去够郭麒麟的袖子,“嘿,你怎么还哭上了,得亏师父前脚走了,这要是在这,还得寻思怎么回事呢,这徒弟刚摔,儿子又哭上了。得了,我这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,甭操心。”


      郭麒麟也缓过来神,冷静下来,也不顾自己还掉着眼泪,假模假样凶道“你可得给我快点好,要不以后没人管你。”


      “呦,我家大少爷不管我,谁管我啊?我可是把我下半辈子,都托付给你啦。”张云雷身子不能动,表情可是动的利索,挑眉坏笑道。


      郭麒麟一愣“你说这话,当不当真?”


      张云雷敛了神色,“我说当真,你敢不敢?”


      “我要说不敢,你怎么办?”


      “不敢,不敢也好啊。往后你还是郭麒麟,我还是张云雷,你我之间关系不改,情谊不变,可不该有的心思,我再憋在心里,也决不明说,决不打扰。但我问你,郭麒麟,你告诉我,你到底敢不敢。”


       郭麒麟一笑“敢,我有什么不敢的?”




       两人在一起容易,可让人所有人接受他俩在一起不容易。

  

       甭说大众认不认可,接不接受,就父母亲人们能不能同意,对他俩而言就是一大关。


       一六年的时候,二人就在一起了,拖着拖着,好说歹说拖了两年,才下定决心跟郭德纲表明。


      可是他俩到底是年轻,爱情这种东西怎么瞒得住?


      不说别的,就光是两人望向彼此的眼神,都弄得蜜里调油。


      众师兄弟都能看的出来,郭德纲又怎么看不出来?


      但他想着,只要两孩子不说,他就可以当不知道,只要不说。


      但是,要是说了呢?




      “爸。我……”


      “行了,你俩先出去。”


       郭德纲骨子里还是传统,却不是不开明,这一个是自己亲儿子,一个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徒弟加干小舅子。他怎么能狠下心来不同意,可是他能同意吗?


        他同意了,其他人呢?


        他也舍不得,自家孩子被人戳着脊梁骨骂呀。


       “老郭,孩子们的路,让他们自己走吧。咱家的孩子,聪明,有福,一切都会好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 算了,随他们去吧,儿孙自有儿孙福。



        儿孙……孙……


        得亏还有郭汾阳。




      “咱下午回趟家吧?安迪又给我打电话了,说想咱俩了。”


      “成啊,正好,安迪上回不说快要期中考试了吗,让我给复习复习。”


      “拉倒吧,就您?”


       “我怎么了啊,我?我好歹上了初中,您小学都没毕业吧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嘿,你个小兔崽子,怎么着,嫌弃你爷们没文化啊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你谁爷们啊,一会儿回去,可别当我爸面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知道呀,咱回自己家说。嗯?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烦不烦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嘿嘿,就烦你,”




         烦你呀,就烦你,烦到你弯腰,烦到你白头,烦你到岁月尽头,不死也不休。









目前主搞DYS

属性all林,堂良,龙龄。

偶尔金东,高栾,饼四。

不逆。

永远1&1,all 林存在于平行世界。

在我的笔下,爱情容不下三个人。
三人行,必有人受伤,而我一个都舍不得。

动笔方知自己笔力不济,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好。
一切不好的,难堪的,矫揉造作的,都是我的锅。
永远不上升真人。

感谢大家的观看,万分荣幸。

目前主写桃林,辫林,堂良(正在努力)。

桃林是我白月光。



于老师——真相声皇后。

[辫林]来听相声啊?(上)


张云雷✘小哑巴林


     啧,这人又来了?

      张云雷怎么说也活了二十来年,头回让个男人瞅的心慌。

     这男的来看过不少回演出了,近乎是场场不落,可你要说这人是因为爱听相声才来的,张云雷可有些不信了。毕竟哪有人奔着听相声来的,却一动不动净盯着台上演员看的呢?

     那就算是刚追星的小姑娘们听着好玩的段子还知道乐一乐,鼓个掌呢。这人就知道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 其实吧这人倒也是笑,就是笑的比小姑娘还腼腆,是挺好看的,还有点甜。但再怎么甜,也不能一直盯着他吧。这好几回演出了,张云雷愣是让他盯得不好意思开车了。

      其实啊,郭麒麟也没想一直盯着张云雷看。可是他一看到那人在台上舌灿莲花,光芒万丈,他便移不开眼,满心满意都是张云雷在台上嬉笑怒骂,皆是风情。


    好不容易下了台,张云雷可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 按理说张云雷在台上混了这么多年,脸皮早练得不说比城墙厚,可也不比它薄。结果这这么久了,老让一小孩弄得不好意思,怎么想,怎么不舒服。

     今天上台前,张云雷可就想好了,若今天他又来,自己一定要找机会问问他,这到底是多喜欢自个。


      郭麒麟出了园子,径直向东走去。东边有条小巷,里面停着自家的车。

     郭麒麟是郭氏集团的少爷,也就是郭德纲的儿子。

     对,就是那个黑白通吃,手段强硬,做事狠辣的郭德纲。

     郭家早年的生意黑白都有,那郭德纲可真是从刀枪林里 钻出来的,可他也舍不得自家孩子和他一样受这份苦。

     近些年来,郭家的生意越做越大,可路子却也越来越干净。想来是郭德纲真心不想让自己孩子粘那些腌臜事情。

     这郭家少爷倒也争气,年纪轻轻,做事可不马虎,管理手下的人也别有一番手段。

     郭麒麟平日里忙着公司大大小小的事物,也没什么空闲时间,唯一剩下的那点空闲时间也都被他用来听相声了。

     郭麒麟小时候被郭德纲当时的对家绑架过。人倒是救出来了,可受了惊吓,回来便发烧不止。郭德纲赶紧把他送往医院,好不容易止住了烧,可惜嗓子到底是烧坏了。

     手底下的人常说,这小少爷那都好,可惜是个哑巴。


     郭德纲爱听相声,郭麒麟小时候跟着听过不少,也挺感兴趣。只可惜,嗓子坏了,听相声的时候怎么也有点难受。

      直到一年前,有个老板约郭德纲谈笔生意,郭德纲有意锻炼郭麒麟,便派他去谈。

    那老板不知从那听说郭德纲喜欢听相声,便想包下正当红的相声演员张云雷的场子,可惜当时那场的票已卖出大半,实在不能包场。这老板无奈之下只好买了两张票,想着谈完生意请郭德纲再看场相声。

    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,临到约定好的时间,竟告知他来的是郭少爷。

    这真一下子犯了难,可他之前发出话来说包郭总满意,可谁想到来的是郭少爷。

    没办法,也不能再找找郭少爷有啥喜好,赶鸭子上架也比不上的好。

    结果就是安排照常,相声照听。


     郭麒麟事后想起,倒也挺感谢那个老板的,毕竟不是他,他或许这辈子也不会再听相声了,更别提能遇见张云雷了。

     郭麒麟本来想着听过这一场,给合作伙伴个面子,也就拉倒了。

    可这一看那,便像那追星的小姑娘似的入了坑。

     起初,他看着张云雷说相声,是羡慕更多,可后来不知怎么的了,看着看着,他眼里便没了相声,只剩下一个张云雷。

     郭麒麟平时到也挺忙,可多少还是有点休息时间。再者说,他一少爷,很多事到底不用亲力亲为,平日里,时间安排也随意,这张云雷的相声,他倒是真没怎么落下。

    这不今日,他这又来听相声了吗。


     张云雷下了台,本想着堵堵自己那个有点意思的小观众,可惜观众散的太快,人又太多,便敛了心思。

    正想着下次再见到他该怎么弄,电话却响起来了。

    嗯啊答应了一通,电话那边的人才撂了电话。

    电话那头不是别人,正是郭德纲。

     原来啊,这张云雷家和郭德纲的夫人家是干亲,论辈分,郭麒麟还要叫张云雷一声舅舅。

     可是这郭麒麟自从出了事,便被郭德纲送去国外。平日里也是他们出国看他,而这郭少爷几年也不回来一次。好不容易回来了,又开始忙上公司事业,那头张云雷名气正旺,相声一票难求,全国各地到处巡演,也没个空闲。

     所以啊,这郭麒麟饶是知道自己有这么个干舅舅,却不仅连他面没见过,光知道他姓张,连叫什么都不知道。这也不怪他看了那么多场演出,竟不知台上的是自己舅舅。

     郭德纲好不容易逮到了张云雷,说什么也要让他来家里吃个饭。张云雷拗不过,况且想想也确实是挺久没去的了,便应下了。



翔翔崽,生日快乐啊,妈妈爱你。


[桃林]难过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一个月零三天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陶阳想,他和郭麒麟已经一个月零三天没有见面了。那人还在远方拍戏,他也每日奔波于各地巡演,不得空闲。


        思念会让时间变得漫长,变得难以度过。让人觉得内心甜蜜又煎熬。


        呵,可一想到郭麒麟,陶阳便只想发笑,心里的那点煎熬也不知被少班主娇俏可爱的脸挤到哪里去了。但笑着笑着,他又笑不出来了。其实当时知道小郭老师又要去拍戏,他心里便有些不痛快,他可不想再花钱冲会员去看他的小少爷去和别人亲亲我我。可是啊,他怎么可能去阻止他的小少爷啊,他是最希望他越来越好的人啊。


        大概是两人最近见得太少,陶阳这几天总是想起以前的日子。


  

      他和郭麒麟认识的太早,早到他还没有青春期的懵懂暧昧,早到他还没理解心动的瞬间,早到他还没能分辨什么是喜欢,什么是爱,早到……早到,待他学会爱时,他心里早已没有可以容纳其他人的地方了。


        会喜欢上郭麒麟是一件太正常不过的事了。


        彼时,还是京剧小神球的阿陶宝宝就已经对大林哥哥念念不忘,总是纠缠他让他陪着说话,陪着玩闹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 少年的心思太单纯,不加防备。他的小少爷早就带着满身烟火气息闯入他的世界,不容拒绝。也,不想拒绝。


        陶阳想,他可心动了十来年,那郭麒麟到底是什么时候动的心?


        小郭老师想了想说到,大概是谈过三次恋爱,每次到了分手的时候都想着,我还不如和陶阳谈恋爱得了。应该是那时候发现的吧,但是是什么时候动心的这我可记不得了。都怪你小时候太烦人,老缠着我,不然我怎么会对你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 忘记是谁先表白的。大概是当时的气氛太温馨,阳光过于温暖,透过窗户,照在正帮他穿戏服的小少爷身上,使的他整个人暖洋洋的。陶阳心里一动,只觉得有股暖意流进他躯体四肢,暖到他指尖发烫。鬼使神差的,他伸出手,握住了小少爷正替他扣扣子的手。小少爷愣了愣,轻笑着说了声,别闹。陶阳牵着他的手,放到嘴边,轻轻的碰了一下说,没闹。哦,那好吧。小少爷脸通红,眼睛亮闪闪的,亮的陶阳移不开眼。


        一阵电话铃声把陶阳拉回现实。


        那位小少爷大概和自己真的心有灵犀,知道自己在想他,便打了电话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在干嘛?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想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“真的假的?”

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张生思念小姐,食难安,夜难寐。自然是真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当年张生求学赶考可短说两年,长说十二年。我可都等了,郎君一个月便等不了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等不了啊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  “知道了。我也想你了啊。”


    



 

         这日子,没有你,竟如此难过。







大三之前的计划

大三之前

过四级

拿到驾照

看完三百本书

去看一场郭麒麟的相声

挣一笔钱,不用多,靠自己就行